2012年12月份从新浪离职,加入Canonical,继续做Openstack相关的所谓的云计算工作。

2013年初,加入公司第一件大事就是去美国出差,和其他同事混个脸熟。第一次开会是在Austin。那是第一次出国,第一次就误了飞机,对着国航求爷爷告奶奶才求到一张机票,从上海转机走。最后也算是如期赶到了美国。

这次出差我印象最深的是,总算亲眼见识了美帝人民天堂般的生活。Austin虽然是Texas的首府,但是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小镇。那里人不多,很安静,空气很好,而且由于是1月份,天气不热,树上的松鼠会爬到人身上来讨吃的,马路上的汽车会主动让行人,一切都很好。其他情况就没法多说了,有些东西需要亲身感受才能明白。

从Austin回来之后没多久,我就去伦敦出了一趟差,也是一番新的见识,和印象中的英国完全不一样,科技感比美国小镇强些,文化氛围很浓厚,逼格比美国小镇略高。见着了一些在那边留学的同学,他们不用像我在国内过得很憋屈,但是也算是各有各的辛酸吧。

再后来去了一趟Portland,这就是我在Canonical的最后一次出差了。Portland和Austin又不太一样。这个城市好像被称为美国的苏州……呃,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,真是看得起苏州啊。不过苏州却是我认为的中国最好的城了。具体在Portland的细节就不提了,当时也拍了好多照片,但是我后来再翻看这些照片,发现完全没法重现我自己处在那里的感受……那个雨后清新的小镇,远远看去都是绿色,稍微抬头望望天空就是大朵大朵的白云和深蓝的天空。总之按照我当时的形容,就是“差点亮瞎了我的狗眼”。那情景,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吧。

如果谁有国外的朋友回来和你说国外环境有多美多好,请把TA的描述美化十倍,大概就是那边真实的样子。当然我只是一个游客,没有过多深入了解国外的生活,但是对于常年身处雾都北京的我来说,没有雾霾就是天堂啦!

大概是去伦敦之前,我接到了澳洲Google的一个面试。回北京之后电话面了两次,由于我现在还身处北京,所以肯定是没过啦。这个面试最吸引我的倒不是Google,而是澳大利亚这个地方。算啦,说多了都是泪。

再接下来,我明显感觉到我们的云计算没给公司带来什么利润,老板对我期望挺高的一个项目我也是草草了事,我感觉在公司呆着实在难受。老板给我那么多薪水,还没事到处公款旅游,这是多少人羡慕的工作啊……但是我就是受不了,我觉得老板肯定内心对我感到过失望,即使当时没有,将来也会有。所以我提出了辞职。

我也不是没任何计划的辞职。这之前我一个朋友在做游戏,我去他们那里了解了一下,帮他们写了一些代码。后来我就打算加入他们。

如果说上半年是在各种全球公费旅游中度过的话,下半年就比较“凄惨”了,就是不停的加班,做游戏。

下半年没上半年精彩,把未完成品算进去的话,我们是出了5个游戏,其中我参与了3个的制作。但是这么多游戏却没给我们带来多少利润,毕竟是创业团队,没利润是很正常的事情,不过好在我们还有投资。

下半年我主要是在学习,学习手游开发以及发布的一些技巧,了解手游市场的一些情况。我在我们团队,可能算是最努力的吧,但是我觉得我对于游戏开发还处在入门阶段,我不了解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。

有时候我自己也会想,我是不是后悔从Canonical离职,不过我的理性又告诉我,我走的路是正确的,我学到的东西远不止那点代码知识和技巧,而且我应该坚定的走上创业这条路,因为我回不去大公司了,我不想在层层的官僚斗争和妥协里面往上爬,我希望过自由的生活。

2014年,我还是会继续做游戏,不过,希望和2013年走得有点不一样。